Patrick_莫失莫忘

纵使生活不顺心,也要保持自己的可爱...啊不是...亦要嘤嘤嘤嘤嘤嘤嘤!

只是远在咫尺的一个长期更新合集


我像是一天双更的人么?当然不...

远在咫尺


1


如果你问别人,Bar是什么意思;百分之九十九的人会反问你,酒吧总得去过吧。但辛子砚会彬彬有礼地回答:“我引以为傲的律师行业。”


夜晚九点的阑乡,欢愉是他们的,除了理智之外,辛子砚什么也没有。


“哟,辛律师,今天大花夫人没跟您一起?”调酒师嬉笑着调侃道,似乎全世界都知道辛子砚家有悍妻。辛子砚尴尬地挠了挠脸,又把手揣进了裤兜里。


“去,别乱说话。”酒吧老板娘及时出现,替辛子砚解了围。“辛律师来了,要不要尝尝我们新进货的Four Loko?”


“珠茵姑娘盛情难却啊,那子砚就恭敬不如从命了。”辛子砚定定地看着老板娘,“不过这Four Loko可是传说中的失身酒?”


珠茵只是莞尔一笑:“辛律师请跟我来。”




浓郁而酸涩的柑橘气味几乎把辛子砚掀翻。宁弈赤着脚抱着膝盖坐在窗台上,侧过脸从窗帘缝隙看外面的霓虹。


光流转在他的眉眼之间,他又抬起一边眉毛,露出惶惑的神色。


有时辛子砚会深深地怀念十九岁的宁弈。那时的他悲痛之余尚能一字一顿地向辛子砚承诺要为至亲平反。二十七岁的辛子砚在他身上看见了希望,一本本法典上的文字仿佛都染上了火红的光。一开始无论工作多少,辛子砚每周都会带着书籍和糖果和他见面;后来他们定时急匆匆地将一封封长信塞进邮筒,再开始无望地等待。


再后来,辛子砚被医生告知,宁弈的身体已经对抑制剂形成了抗体。辛子砚怔怔地看着昏迷的宁弈,才发觉过去眉清目秀的少年已经是个大人了。可这挺拔少年除了他之外,再无其他可信任之人。


他已教过宁弈如何为人处世,他还得教宁弈如何纾解欲望,而且必须以身作则。


“子砚兄,嗨。”宁弈蔫蔫地打了声招呼,端起杯子猛地灌了一口。“你怎么没穿我给你做的西装?”


“喝的是什么?发情期要注意身体。”辛子砚蹙眉,伸手夺过了宁弈手中的水杯。


“没什么,橘皮普洱,多养生啊。”宁弈的手指缓慢地舔上辛子砚的手腕,辛子砚波澜不惊地接道:“也就是你才会喜欢这种不伦不类的混搭。”


辛子砚沉稳地放置好水杯,从容地跪下来解宁弈的皮带。宁弈心满意足地感受着辛子砚的气息与嘴唇,喘息声逐渐变得粗重。




辛子砚基本不在宁弈面前抽烟,除了在事后。趁着点烟的功夫,宁弈从地毯上爬起来,去放了一张唱片。


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玫瑰花香,与另一股清冷味道混合在一起。沉重的弦乐声缓缓流淌,冷得辛子砚钻进了被子里,又把宁弈拉了进来。


“你竟然喜欢肖斯塔科维奇?”


宁弈已累得像只餍足的小狮子,任由辛子砚揉弄他一头及颈的乱发。“不算是,我只是很中意他那句‘请在我们脏时爱我们’。说到底,我不喜欢在这种时候听旋律复杂的曲子......”


“明白了,”辛子砚想了一会才答道,而宁弈早已沉沉睡去。辛子砚索性再点上一根烟,低头细细端详着宁弈的睡颜。


成年后的宁弈依旧要靠他来度过发情期,但在信任和放松之外似乎又生出了新的愉悦。辛子砚只当这是年轻人不懂事,纵容他暂时支配自己的身体,自己只需要看他满足放松的模样。可难不成还能这么苟且一辈子?十三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


辛子砚心情复杂地吸一口烟,在蓝色的烟雾中窥见了他玫瑰色的宿命。



远在咫尺

2

“上回说到,二十七岁的辛子砚拿下天盛集团的代理权之后,靠着在‘假药案’中为宁家其他人洗清嫌疑,在帝京一炮打响了名声。”凤知微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律所老大的传奇故事,一帮实习律师差点挤爆了她的小格子间。

“经此一役,天盛与青溟就此捆绑在一起。辛子砚带领咱们律所帮宁世征解决了大小案子,宁世征回报以不菲的代理费——”

凤知微略微停顿了一下,顾南衣适时地递上泡好的茶水。“双方从此缔造了坚不可摧的合作关系。直到......”

“直到什么?”辛子砚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底层的实习律师办公室,饶有兴致地追问道。

“辛院首好!”一群实习律师作鸟兽散,只剩凤知微尴尬地对辛子砚笑笑。

“还说什么咱们律所,您们还真觉得自己实习结束能继续在这工作?我让你准备的出庭资料准备了吗?”辛子砚单手托着腮,似笑非笑地支撑着格子间的挡板。

凤知微在心里偷偷翻了个白眼,忙不迭地将桌上的资料递给辛子砚:“都准备好了,我还发现......”

“诶等等,宁弈怎么没来?”辛子砚提高了声音:“你们有人看见宁弈了吗?”

话音刚落,衣衫不整的宁弈就从前门闪进了办公室,一下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

“对不起,我迟到了……辛律师不好意思昨天晚上一不小心把您的资料弄丢了.......”宁弈一头齐肩发乱糟糟地扎在脑后,敞开的领口下方隐隐还有红酒渍。辛子砚轻蔑地捻着小胡子,也不说话;凤知微忙从善如流地将宁弈拽进他自己的格子间,又帮他理了理衣领。宁弈瞪着眼睛打量凤知微,故作羞涩地笑了。

“怎么称呼?”宁弈扯了扯凤知微的袖子。

凤知微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叫我知微就好。”

“好的,以后请知微姐姐多多关照。”宁弈乖巧点头。

靠,真不是盏省油的灯。

凤知微敷衍地冲宁弈颔首,暗暗在心中把刚刚没说完的话补充完整——

“直到有一天,宁世征把六儿子宁弈硬塞进了青溟律师事务所,双方才有了些买卖还在但情谊浅了的味道。咱们辛院首多清高啊,又颇有律政先锋的风骨,哪容得下他宁六公子在案子上面胡来?要不是他成天一副要把律所塑造成古代私塾的刻板模样,我们怎么会叫他院首啦……”


“各位同僚,我的小同事们,”辛子砚蓦地高声说道,“你们都是新生代的法律人,可你们为什么学法律?法律是调解社会生活的,法律是用一套经过数千年构筑起来的人为的知识来改造社会、调整社会。不过,你们才活了短短二十几年,社会经验不足、在这个时段感到孤独、寂寞、无奈和困惑,实属正常。这就需要我们这群老法律人,关怀、爱护、妥协和忍让。所以,你们下了班之后去放松、喝酒,我完全可以理解。”

辛子砚满意地看着一众助理律师倒吸一口冷气,又故意看了一眼宁弈:

“但是,青溟律所,只收有信仰有才干的律师。 似那种弄虚作假、颠倒黑白之人,青溟律所?哈哈,不敢容尔。”

抑扬顿挫间,只听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啜泣……众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嗬,这宁弈被骂了两句就哭了,当真是个少爷秧子啊?

“说得好!”一行人出现在助理律师办公室门口,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不怒自威;跟在后面的男子立刻冲出去,将宁弈拉到身边。“听见了吗宁弈,以后就跟着辛律师好好学。”在中年男人的示意下,男子率先开口。

宁弈懵懂地点点头,又说:“想煞我了,二哥!”

众人表示贵圈真乱;辛子砚适时建议宁家一行人,进会议室私聊。


“好啦别装啦……”辛子砚轻声细语地安慰着宁弈,宁弈反倒变本加厉起来,将自己的脖颈与头颅都安置在辛子砚肩头。作为宁家唯一一个男性Omega,他严格按照宁世征的要求,每日喷上信息素除味剂。

可辛子砚还是嗅到了橙红的味道——酸涩的柑橘,和被他催熟的雨后玫瑰。虽然矛盾,但仍旧是宁弈式迷人。

无论是信息素或抑制剂、情欲或性爱,还是古典乐与旧唱片、促膝长谈与清酒蓝夜,都是属于宁弈和他辛子砚之间的秘密,再挤不下第三个人。

奥斯卡王尔德说过,浪漫的本质是不确定性;辛子砚说,王尔德诚不欺我。

他忠贞地守护着十九岁宁弈给他留下的美好回忆,静候着一个互表心迹、拉近距离的时机。

“子砚兄,你今天又没有穿我给你做的西服。”

“今天要是穿了还被你父兄发现,岂不是功亏一篑了?放心,等你和大成集团小姐结亲之日,辛某一定穿上你亲手缝制的衣服,去讨杯喜酒吃。”

宁弈沉下脸来:“这亲结不得。”

辛子砚替宁弈将碎发收拢整齐,悄悄释放出信息素来安抚躁动的小狮子。宁弈在茉莉冷香中舒服地打了个哈欠,顺从地任由辛子砚加深临时标记的痕迹。

“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宁弈气愤地直起身来:“你怎么敢背着我做如此逾矩的事?”

辛子砚正色道:“凤知微,就是我送给你的入职礼物。论出身,她能为我们所用;论能力,她在那群助理律师中可算得上翘楚。将她趁早拉入我们的阵营,有何不可?”

“是,那就祝我和凤知微早生贵子、百年好合吧。”

在那个密云翻涌的早晨,宁弈被注入了莫名的气恼与失望,冲出了狭小的资料间;辛子砚怔怔望着走廊尽头的光影碎屑,突然体会到何为“离别之隐痛”。



远在咫尺

又名Do You Believe In Us

备注:弈微真的是友情向。弈辛辛弈和珠微才是王道。

跨越性别的爱情,就问你服不服。


3

幸福就是早上愤然出走的人,傍晚时会乖乖回来靠在你肩头。

“刚刚宁世征带着宁川过来,不仅是通知你要娶凤知微,而且想看看你的工作状态。”

宁弈蔫蔫地靠着辛子砚,喝着下午份的红茶。“我觉得我刚刚演得还不错。”

辛子砚发现他再次忽略婚约的事,也没再说什么。“接下来你得让他们看见你的价值。但是我不能给你太大的机会,不能失去他们的信任。”

“所以?”

“在青溟,每一个新来的助理律师都得去做个法律援助案。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还得看你自己。”辛子砚继续苦口婆心,但内心又欢喜地看着宁弈骄傲的样子。

“对了,关于你的发情期……好点了吗?”

宁弈摆摆手:“再怎么说,天盛集团也是专攻这类型的除味剂和抑制剂的。子砚兄放心,今天没人闻到我。”嘴上说着,手上动作也没停。他拽着辛子砚的领带,在桌上张开腿:“气味和感受,是两码事。”

辛子砚轻喘着看宁弈进攻般地吮吻他的锁骨,默默咽了口口水。

他最明白知情识趣的道理,所以还是暂时不把凤知微要跟他合作办案的事情告诉宁弈吧。


“宁弈?”

“嗯?”宁弈在前面大步流星,凤知微踩着高跟鞋抱着资料费力地跟在后面。

“走慢点!我昨天研究案情一直到凌晨呢!你就别装潇洒公子哥了……”

宁弈停下,淡淡地看了凤知微一眼,一改昨天嬉皮笑脸的作态。凤知微不禁打了个寒噤。“一个三十二岁的未婚妈妈,因为儿子吸入粉尘患上严重的哮喘病,不得已寻求法律援助起诉房东。你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研究了案情。”

“那接下来怎么办?”凤知微忍不住问他。

“先去见林小姐。一个未婚的Omega妈妈,多可怜。”那副纯真怜悯的表情,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凤知微心说这人莫不是学变脸长大的。

“别腹诽。”

于是,凤知微当着宁弈的面翻了个白眼。

“所以,您跟房东反映过好多次纱窗地毯的粉尘问题,但他一直无动于衷?”宁弈关切地抓着林小姐的手,凤知微在一旁疯狂地记笔记。

“是的,他还威胁我们,要我们去大街上过夜……变天时我只能带着孩子住医院了。”

凤知微忍不住插嘴:“林小姐放心,我们一定竭力维护您的权益。”宁弈忙点头称是。


“喂,我按时吃饭啦不用担心……进展很顺利……晚上阑乡见吧……”宁弈躲着凤知微给辛子砚打电话,没想到被凤知微抓个正着。“你男朋友啊?”

“是又怎么样,你没有吧?”凤知微用力打了一下宁弈。“这么暴力的女人,怎么会有男人追啊……”宁弈一边吐槽,一边在心里夸赞着凤知微的活泼。如此可爱的女人,就要被大成秋家当作和亲的棋子了。

宁弈突然觉得自己与她,本应是惺惺相惜的。

黄昏之后,宁弈再在阑乡遇见凤知微时,明显感觉到她跟早上不一样。

辛子砚这个老狐狸,算准时机给他打了个甜腻的电话,原来是故意给凤知微听的。

只有小朋友才失落,宁弈看着凤知微,又想想自己,无奈地自嘲起来。

“宁弈,我绝不会跟你结婚。”

宁弈抿嘴微笑,扬眉道:“小狸猫,跟本少爷说话记得放尊重些。”

凤知微死死地瞪着他,伶俐如她,怎读不懂宁弈的暗示——她才是无权无势,一贯受人摆布的那个。

“诶,其实你一个冒牌小姐,和我这个闲散王爷,蛮般配的。”宁弈一面跟她开玩笑,一面给珠茵姑娘打眼色;珠茵赶紧派人给她调了一杯长岛冰茶。

凤知微一饮而尽,似是已经开始信任宁弈了。

“诶,小狸猫,你今天怎么斩钉截铁地承诺林小姐啊?这么……”宁弈还是好奇。

“这么不理智,不像是一个合格的律师?”凤知微抓住了宁弈的手:“我娘当年就是被催Q剂所害,不得已才生下我和弟弟。我们多年寄人篱下,也怪不得秋家今日企图狸猫换太子了。”宁弈用力地握了握她的手,顾不得理会珠茵不赞同的眼神。

“六郎,他在等你。”珠茵轻声提醒。“我来照顾她,你放心。”

宁弈立刻离座奔向他的心安之所。加以束缚的激情不是自焚之火,而是替人披上柔光暖意的壁炉——如此具有奉献精神。

谁说他宁弈是感性的理想主义者,他只是用理性把漫长无奈的暗恋,变成了晨光熹微的早上,对身边人难以启齿的情话。


辛子砚一看见眼圈泛红的宁弈,就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他把宁弈摁在门板上,放出他冷松味的信息素。宁弈飞快地解开皮带。

“反击之路上,自是免不了流血牺牲。这一切真的值得吗?”辛子砚进入的那一刻,宁弈抽噎着问。辛子砚不说话,只是让宁弈呻吟到无力再问。

“当然值得。”辛子砚把懒倦的宁弈放到床上,轻揉着他的腰。

“法律不是争权夺利的武器,我们选择做律师,不是因为我们要手握权力、跨越阶级。我们做律师,是为了还原真相、维护公道。所谓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本就不是容易的事。我们正是为了千千万万个凤知微和林小姐而战的,切莫为了一个人放弃一盘棋。真正优秀的弈者,总能寻得挽回的办法。”

“那你呢?子砚兄,你就不怕有一天,也被我牺牲了?”玫瑰色的灯光衬得宁弈眼中水光潋滟。

“我相信你是优秀的弈者。”辛子砚颤抖着摸上宁弈的头发。“这一路上我定然不离不弃,但倘若真要牺牲子砚的那一天,我愿做六郎的一把快刀。”

宁弈把头埋进枕头里,忽地明白了昨天提及肖斯塔科维奇时,辛子砚含蓄的态度。是了,他的子砚兄是倾慕肖斯塔科维奇的。

坊间传闻辛子砚实际上是个平庸的alpha,但宁弈知道,只要给辛子砚台灯和法典,他就能用之征服黑夜。他爱辛子砚这份隐秘的侵略性,他爱他在委曲求全的圆滑,更爱他面对真相时的凛然难犯。

辛子砚就像肖斯塔科维奇的无调性小提琴协奏曲。


TBC

远在咫尺 3

求评论 


又名Do You Believe In Us


备注:弈微真的是友情向。弈辛辛弈和珠微才是王道。


跨越性别的爱情,就问你服不服。




3


幸福就是早上愤然出走的人,傍晚时会乖乖回来靠在你肩头。


“刚刚宁世征带着宁川过来,不仅是通知你要娶凤知微,而且想看看你的工作状态。”


宁弈蔫蔫地靠着辛子砚,喝着下午份的红茶。“我觉得我刚刚演得还不错。”


辛子砚发现他再次忽略婚约的事,也没再说什么。“接下来你得让他们看见你的价值。但是我不能给你太大的机会,不能失去他们的信任。”


“所以?”


“在青溟,每一个新来的助理律师都得去做个法律援助案。能不能抓住这个机会,还得看你自己。”辛子砚继续苦口婆心,但内心又欢喜地看着宁弈骄傲的样子。


“对了,关于你的发情期……好点了吗?”


宁弈摆摆手:“再怎么说,天盛集团也是专攻这类型的除味剂和抑制剂的。子砚兄放心,今天没人闻到我。”嘴上说着,手上动作也没停。他拽着辛子砚的领带,在桌上张开腿:“气味和感受,是两码事。”


辛子砚轻喘着看宁弈进攻般地吮吻他的锁骨,默默咽了口口水。


他最明白知情识趣的道理,所以还是暂时不把凤知微要跟他合作办案的事情告诉宁弈吧。




“宁弈?”


“嗯?”宁弈在前面大步流星,凤知微踩着高跟鞋抱着资料费力地跟在后面。


“走慢点!我昨天研究案情一直到凌晨呢!你就别装潇洒公子哥了……”


宁弈停下,淡淡地看了凤知微一眼,一改昨天嬉皮笑脸的作态。凤知微不禁打了个寒噤。“一个三十二岁的未婚妈妈,因为儿子吸入粉尘患上严重的哮喘病,不得已寻求法律援助起诉房东。你别以为只有你一个人研究了案情。”


“那接下来怎么办?”凤知微忍不住问他。


“先去见林小姐。一个未婚的Omega妈妈,多可怜。”那副纯真怜悯的表情,倒不像是装出来的。


凤知微心说这人莫不是学变脸长大的。


“别腹诽。”


于是,凤知微当着宁弈的面翻了个白眼。


“所以,您跟房东反映过好多次纱窗地毯的粉尘问题,但他一直无动于衷?”宁弈关切地抓着林小姐的手,凤知微在一旁疯狂地记笔记。


“是的,他还威胁我们,要我们去大街上过夜……变天时我只能带着孩子住医院了。”


凤知微忍不住插嘴:“林小姐放心,我们一定竭力维护您的权益。”宁弈忙点头称是。




“喂,我按时吃饭啦不用担心……进展很顺利……晚上阑乡见吧……”宁弈躲着凤知微给辛子砚打电话,没想到被凤知微抓个正着。“你男朋友啊?”


“是又怎么样,你没有吧?”凤知微用力打了一下宁弈。“这么暴力的女人,怎么会有男人追啊……”宁弈一边吐槽,一边在心里夸赞着凤知微的活泼。如此可爱的女人,就要被大成秋家当作和亲的棋子了。


宁弈突然觉得自己与她,本应是惺惺相惜的。


黄昏之后,宁弈再在阑乡遇见凤知微时,明显感觉到她跟早上不一样。


辛子砚这个老狐狸,算准时机给他打了个甜腻的电话,原来是故意给凤知微听的。


只有小朋友才失落,宁弈看着凤知微,又想想自己,无奈地自嘲起来。


“宁弈,我绝不会跟你结婚。”


宁弈抿嘴微笑,扬眉道:“小狸猫,跟本少爷说话记得放尊重些。”


凤知微死死地瞪着他,伶俐如她,怎读不懂宁弈的暗示——她才是无权无势,一贯受人摆布的那个。


“诶,其实你一个冒牌小姐,和我这个闲散王爷,蛮般配的。”宁弈一面跟她开玩笑,一面给珠茵姑娘打眼色;珠茵赶紧派人给她调了一杯长岛冰茶。


凤知微一饮而尽,似是已经开始信任宁弈了。


“诶,小狸猫,你今天怎么斩钉截铁地承诺林小姐啊?这么……”宁弈还是好奇。


“这么不理智,不像是一个合格的律师?”凤知微抓住了宁弈的手:“我娘当年就是被催Q剂所害,不得已才生下我和弟弟。我们多年寄人篱下,也怪不得秋家今日企图狸猫换太子了。”宁弈用力地握了握她的手,顾不得理会珠茵不赞同的眼神。


“六郎,他在等你。”珠茵轻声提醒。“我来照顾她,你放心。”


宁弈立刻离座奔向他的心安之所。加以束缚的激情不是自焚之火,而是替人披上柔光暖意的壁炉——如此具有奉献精神。


谁说他宁弈是感性的理想主义者,他只是用理性把漫长无奈的暗恋,变成了晨光熹微的早上,对身边人难以启齿的情话。




辛子砚一看见眼圈泛红的宁弈,就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他把宁弈摁在门板上,放出他冷松味的信息素。宁弈飞快地解开皮带。


“反击之路上,自是免不了流血牺牲。这一切真的值得吗?”辛子砚进入的那一刻,宁弈抽噎着问。辛子砚不说话,只是让宁弈呻吟到无力再问。


“当然值得。”辛子砚把懒倦的宁弈放到床上,轻揉着他的腰。


“法律不是争权夺利的武器,我们选择做律师,不是因为我们要手握权力、跨越阶级。我们做律师,是为了还原真相、维护公道。所谓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本就不是容易的事。我们正是为了千千万万个凤知微和林小姐而战的,切莫为了一个人放弃一盘棋。真正优秀的弈者,总能寻得挽回的办法。”


“那你呢?子砚兄,你就不怕有一天,也被我牺牲了?”玫瑰色的灯光衬得宁弈眼中水光潋滟。


“我相信你是优秀的弈者。”辛子砚颤抖着摸上宁弈的头发。“这一路上我定然不离不弃,但倘若真要牺牲子砚的那一天,我愿做六郎的一把快刀。”


宁弈把头埋进枕头里,忽地明白了昨天提及肖斯塔科维奇时,辛子砚含蓄的态度。是了,他的子砚兄是倾慕肖斯塔科维奇的。


坊间传闻辛子砚实际上是个平庸的alpha,但宁弈知道,只要给辛子砚台灯和法典,他就能用之征服黑夜。他爱辛子砚这份隐秘的侵略性,他爱他在委曲求全的圆滑,更爱他面对真相时的凛然难犯。


辛子砚就像肖斯塔科维奇的无调性小提琴协奏曲。






论【丑】与居北

作品的线索:红玫瑰。且官方说过有埋小细节。

某人的胡子:玫瑰花刺。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那个“哈哈哈哈我媳妇夸我是玫瑰花”的表情包。

来一个更生硬的:输入法都知道红玫瑰与白玫瑰。

我私以为那些“戏中某个物品就是对什么的映射”不仅是过度联想,还是在CP脑滤镜下对【丑】这个作品本身的不尊重。

PS 今天看大家发了同款牛仔外套,真的没人勾连到断背山吗?

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如何成为网红同人文写手

以下内容不针对任何我看过的同人文

只是突发感想

第一 你得入个红坑

第二 你得会写脆皮鸭,不需要烧脑设定世界观,只需要怎么爽怎么来

第三 你得揣度读者的心理 想发刀?好的好的 想吃糖?没问题 想看RPS成真?安排!

第四 达成前三点 基本不需要太强的文笔就能红

第五 写给自己———

千万别想红。你又不是不知道一片红心蓝手但没评论是什么感觉,那就是我一个人说相声底下人只知道鼓掌的感觉吧……这样做还是蛮孤独的,连文中人得到了你安排好的幸福的那种喜悦都没有。

远在咫尺 2 现代律政Au ABO

远在咫尺

又名 Do You Believe In Us



2


“上回说到,二十七岁的辛子砚拿下天盛集团的代理权之后,靠着在‘假药案’中为宁家其他人洗清嫌疑,在帝京一炮打响了名声。”凤知微眉飞色舞地讲述着律所老大的传奇故事,一帮实习律师差点挤爆了她的小格子间。


“经此一役,天盛与青溟就此捆绑在一起。辛子砚带领咱们律所帮宁世征解决了大小案子,宁世征回报以不菲的代理费——”


凤知微略微停顿了一下,顾南衣适时地递上泡好的茶水。“双方从此缔造了坚不可摧的合作关系。直到......”


“直到什么?”辛子砚不知何时出现在了底层的实习律师办公室,饶有兴致地追问道。


“辛院首好!”一群实习律师作鸟兽散,只剩凤知微尴尬地对辛子砚笑笑。


“还说什么咱们律所,您们还真觉得自己实习结束能继续在这工作?我让你准备的出庭资料准备了吗?”辛子砚单手托着腮,似笑非笑地支撑着格子间的挡板。


凤知微在心里偷偷翻了个白眼,忙不迭地将桌上的资料递给辛子砚:“都准备好了,我还发现......”


“诶等等,宁弈怎么没来?”辛子砚提高了声音:“你们有人看见宁弈了吗?”


话音刚落,衣衫不整的宁弈就从前门闪进了办公室,一下聚集了所有人的目光。


“对不起,我迟到了……辛律师不好意思昨天晚上一不小心把您的资料弄丢了.......”宁弈一头齐肩发乱糟糟地扎在脑后,敞开的领口下方隐隐还有红酒渍。

辛子砚轻蔑地捻着小胡子,也不说话;凤知微忙从善如流地将宁弈拽进他自己的格子间,又帮他理了理衣领。宁弈瞪着眼睛打量凤知微,故作羞涩地笑了。


“怎么称呼?”宁弈扯了扯凤知微的袖子。


凤知微不动声色地把手抽出:“叫我知微就好。”


“好的,以后请知微姐姐多多关照。”宁弈乖巧点头。


靠,真不是盏省油的灯。


凤知微敷衍地冲宁弈颔首,暗暗在心中把刚刚没说完的话补充完整——


“直到有一天,宁世征把六儿子宁弈硬塞进了青溟律师事务所,双方才有了些买卖还在但情谊浅了的味道。咱们辛院首多清高啊,又颇有律政先锋的风骨,哪容得下他宁六公子在案子上面胡来?要不是他成天一副要把律所塑造成古代私塾的刻板模样,我们怎么会叫他院首啦……”




“各位同僚,我的小同事们,”辛子砚蓦地高声说道,“你们都是新生代的法律人,可你们为什么学法律?法律是调解社会生活的,法律是用一套经过数千年构筑起来的人为的知识来改造社会、调整社会。不过,你们才活了短短二十几年,社会经验不足、在这个时段感到孤独、寂寞、无奈和困惑,实属正常。这就需要我们这群老法律人,关怀、爱护、妥协和忍让。所以,你们下了班之后去放松、喝酒,我完全可以理解。”


辛子砚满意地看着一众助理律师倒吸一口冷气,又故意看了一眼宁弈:


“但是,青溟律所,只收有信仰有才干的律师。 似那种弄虚作假、颠倒黑白之人,青溟律所?哈哈,不敢容尔。”


抑扬顿挫间,只听人群中忽然传来一阵啜泣……众人忍不住窃窃私语起来——


嗬,这宁弈被骂了两句就哭了,当真是个少爷秧子啊?


“说得好!”一行人出现在助理律师办公室门口,走在最前面的中年男人不怒自威;跟在后面的男子立刻冲出去,将宁弈拉到身边。“听见了吗宁弈,以后就跟着辛律师好好学。”在中年男人的示意下,男子率先开口。


宁弈懵懂地点点头,又说:“想煞我了,二哥!”


众人表示贵圈真乱;辛子砚适时建议宁家一行人,进会议室私聊。




“好啦别装啦……”辛子砚轻声细语地安慰着宁弈,宁弈反倒变本加厉起来,将自己的脖颈与头颅都安置在辛子砚肩头。作为宁家唯一一个男性Omega,他严格按照宁世征的要求,每日喷上信息素除味剂。


可辛子砚还是嗅到了橙红的味道——酸涩的柑橘,和被他催熟的雨后玫瑰。虽然矛盾,但仍旧是宁弈式迷人。


无论是信息素或抑制剂、情欲或性爱,还是古典乐与旧唱片、促膝长谈与清酒蓝夜,都是属于宁弈和他辛子砚之间的秘密,再挤不下第三个人。


奥斯卡王尔德说过,浪漫的本质是不确定性;辛子砚说,王尔德诚不欺我。


他忠贞地守护着十九岁宁弈给他留下的美好回忆,静候着一个互表心迹、拉近距离的时机。


“子砚兄,你今天又没有穿我给你做的西服。”


“今天要是穿了还被你父兄发现,岂不是功亏一篑了?放心,等你和大成集团小姐结亲之日,辛某一定穿上你亲手缝制的衣服,去讨杯喜酒吃。”


宁弈沉下脸来:“这亲结不得。”


辛子砚替宁弈将碎发收拢整齐,悄悄释放出信息素来安抚躁动的小狮子。宁弈在茉莉冷香中舒服地打了个哈欠,顺从地任由辛子砚加深临时标记的痕迹。


“让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宁弈气愤地直起身来:“你怎么敢背着我做如此逾矩的事?”


辛子砚正色道:“凤知微,就是我送给你的入职礼物。论出身,她能为我们所用;论能力,她在那群助理律师中可算得上翘楚。将她趁早拉入我们的阵营,有何不可?”


“是,那就祝我和凤知微早生贵子、百年好合吧。”


在那个密云翻涌的早晨,宁弈被注入了莫名的气恼与失望,冲出了狭小的资料间;辛子砚怔怔望着走廊尽头的光影碎屑,突然体会到何为“离别之隐痛”。


下一章保证开始走案情!走珠微!

当真觉得这个设定挺有意思的。

文中部分语句摘自赵立新老师的颁奖礼发言;北大法学系教授的开学典礼演讲;天盛长歌原剧台词。

关于千山万水的近与近在咫尺的远

深夜分析


关于【千山万水的近,与近在咫尺的远】


小帕妹妹很困了,说得不对欢迎大家指正


划重点:


弈辛是He!


下午的时候发了一个考究到的华点,可能有朋友看完之后还是云里雾里的,那不如再加点本人的理解供大家参考吧。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


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这四句引自古仁人语、出自原著的诗,正好与剧版“千山万水的近,近在咫尺的远”照应,在塑造人物方面起到了互文作用。


前两句是宁弈写的,恣意潇洒,颇有些江湖中人快意恩仇的少年心气,还有暗暗鄙夷皇族作风的味道。(详见我上一篇帖子)


我猜,那时的宁弈志向可能是游遍天下名川大山,紧抱心中热暖。即便处江湖之远,他和黎民百姓、和他子砚兄的距离也是近的。倘若心是亲近的,粗茶淡饭长途跋涉又有何不可?


后两句是辛子砚续的,其中含了些少年宁弈不懂的追求和怅惘。他已知理想与现实之间的距离犹如千山万水,但仍愿跨越江河万里,为理想、为他爱护的宁弈献身。




辛子砚和宁弈在那场争吵之后,是绝无和好如初的可能的。过去他们之间隔的万水千山,是理想的差异,但由于互相倾慕而生发的隐忍退让、和最令我们动容的那份情谊填平了这山河万里。


而现在,宁弈被爱人的离去逼得成了无情坚强的帝王,他不可以一蹶不振,也不需要辛子砚的扶持和厚望来推他前行。一介清白书生辛子砚,为了宁弈和理想,游走于各大皇子争权夺利的阵营,还失去了得来不易的孩子和家庭的幸福。


现在他们之间的距离,就在那一鞠躬两叩首之间,他们不仅仅是有分歧的兄弟,他们现在是君臣。辛子砚可以做宁弈的快刀,但在失去这么多之后,真的还能心甘情愿做皇权的牺牲品?他应该会明白,纵使宁弈千方百计护他周全,恐怕也会有命运的手将他推向深渊吧。


开始时,宁弈就是那个天真烂漫的理想主义者,独自上山岗,还要辛子砚捧着心去找他;结束时宁弈已足够强大,可以站在山顶俯瞰天下,而辛子砚已经无力追随了。


那么,唯一不变的是什么?唯一不变的,是他们面对彼此时绝对炽烈的倾慕和默契,以及由此而生的孤独和隐痛。唯一不变的是我们对爱情对生活的信仰,我们相信所爱隔山海山海皆可平,我们相信爱情的荣光可以照亮所有孤独带来的阴翳,我们相信两颗孤独的心定能在漂浮人世中一世相依,我们相信......


我们相信付出爱的人必得到爱。

我们相信真爱不论值得与否。

我们相信趁熄灭前还可一见。


我们相信弈辛是He。

谢谢大家这么久的陪伴和关怀,在没有剧看的日子里,要努力产粮彼此支撑下去。

对大结局的弈辛弈戏份整理

宁弈:子砚兄...(宁弈落泪,想执辛子砚的手;辛子砚蓦地跪下,叩首)


辛子砚:陛下......启禀陛下,罪臣辛子砚为报私怨,擅自诛杀王氏顺仪,乃是以私刑亏国律之罪。祈请陛下以天盛律疏...(似下定决心般)论罪惩处(再叩首)


宁弈:子砚兄,来...(抽噎,紧紧抓住辛子砚的手)


宁弈:子砚兄还记得朕之心愿吗?朕甚是欣慰啊……


辛子砚:不别亲疏,不殊贵贱,一断于法。


宁弈:(牵着辛子砚往前走)修明法度,方可让这天下变成光明之所在...子砚兄,有那么多的事发生,不变的是什么呀,到底是什么呀……


辛子砚:陛下(抽出手来,拱手凛然道)那是千山万水的近,和近在咫尺的远。


(宁弈像被射了一箭似的,露出一个苦涩微笑)


——以下是结合辛子砚Tag里太太整理的弈辛片段得出的华点——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


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上半句在原著中是宁弈所写,原本出自左思《咏史·其五》


皓天舒白日,灵景照神州。


列宅紫宫里,飞宇若云浮。


峨峨高门内,蔼蔼皆王侯。


自非攀龙客,何为欻来游?


被褐出阊阖,高步追许由。


振衣千仞岗,濯足万里流!


其中的恣意潇洒自由烂漫相信大家一看便知。原著中宁弈这诗惹得宁世征十分不高兴。


接着看后半句,原著中辛子砚续的,出自柳宗元的早梅:


早梅发高树,迥映楚天碧。


朔吹飘夜香,繁霜滋晓白。


欲为万里赠,杳杳山水隔。


寒英坐销落,何用慰远客?


对比起前半句,后半句是不是就非常现实沉郁了?


所谓千山万水的近 近在咫尺的远


可能就是编剧为原著党埋下的密码吧……


小龙哥哥喜提我狗命

lil loong:

夜来携手梦同游,晨起盈巾泪莫收。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过分应景了。


名字也是。


梦微之,梦魏知,梦知微。

占Tag抱歉

首先道歉,雪松玫瑰改名叫远在咫尺

设定重新思考了一下 加了依偎的剧情线

保证He 但不保证完结

今天结局 相信大家都炸得不行

万水千山的近 近在咫尺的远

但至少 呼吸多一秒 就多一丝希望

我觉得弈辛是He的 

剧集完结后的日子 希望大家还能在一起玩

远在咫尺 现代Au ABO

又名Do You Believe In Us

关键词:辛弈辛 现代AU ABO 狗血 全架空 律政
警告:有珠茵X凤知微情节 

也有凤知微X宁弈情节 务必注意避雷!!!

ABO设定只为借梗 作者是万年互攻党

律政部分参考美剧《suits》其他部分走原剧剧情

大花友情向

私设如山

summary:一个关于爱与时机的故事。
1
辛子砚是Alpha界的理性标杆,但这不代表他面对着狂欢的人潮和角落里一对对欲火焚身的情人不会心烦。
宁弈最喜欢约他到阑乡见面,除了因为这地方隐蔽性强之外,可能还有喜欢看他笑话的原因——
“哟,辛律师,今天大花夫人没跟您一起?”调酒师嬉笑着调侃道。辛子砚家有悍妻,全酒吧都知道。辛子砚尴尬地挠了挠脸,又把手揣进了裤兜里。
“去,别乱说话。”酒吧老板娘及时出现,替辛子砚解了围。“辛律师来了,要不要尝尝我们新进货的Four Loko?”
“珠茵姑娘盛情难却啊,那子砚就恭敬不如从命了。不过这Four Loko可是传说中的失身酒?”辛子砚定定地看着老板娘,珠茵只是莞尔一笑:“辛律师请跟我来。”


浓郁而酸涩的柑橘气味几乎把辛子砚掀翻。宁弈赤着脚抱着膝盖坐在窗台上,侧过脸从窗帘缝隙看外面的霓虹。
光流转在他的眉眼之间,他又抬起一边眉毛,露出惶惑的神色。
有时辛子砚会深深地怀念十九岁的宁弈。那时的他悲痛之余尚能一字一顿地向辛子砚承诺要为至亲平反。二十七岁的辛子砚在他身上看见了希望,一本本法典上的文字仿佛都染上了火红的光。一开始无论功课多忙,辛子砚每周都会带着书籍和糖果跟他偷偷见面;后来他们定时急匆匆地将一封封长信塞进邮筒,再开始无望地等待。
再后来,辛子砚被医生告知,宁弈的身体已经对抑制剂形成了抗体。辛子砚怔怔地看着昏迷的宁弈,才发觉过去眉清目秀的少年已经是个大人了。可这挺拔少年除了他之外,再无其他可信任之人。
他已教过宁弈如何为人处世,他还得教宁弈如何纾解欲望,而且必须以身作则。
“子砚兄,嗨。”宁弈蔫蔫地打了声招呼,端起杯子猛地灌了一口。“你怎么没穿我给你做的西装?”
“喝的是什么?发情期要注意身体。”辛子砚蹙眉,伸手夺过了宁弈手中的水杯。
“没什么,橘皮普洱,多养生啊。”宁弈的手指缓慢地舔上辛子砚的手腕,辛子砚波澜不惊地接道:“也就是你才会喜欢这种不伦不类的混搭。”
辛子砚沉稳地放置好水杯,从容地跪下来解宁弈的皮带。宁弈心满意足地感受着辛子砚的气息与嘴唇,喘息声逐渐变得粗重。


辛子砚基本不在宁弈面前抽烟,除了在事后。趁着点烟的功夫,宁弈从地毯上爬起来,去放了一张唱片。
空气中弥漫着甜腻的玫瑰花香,与另一股清冷味道混合在一起。沉重的弦乐声缓缓流淌,冷得辛子砚钻进了被子里,又把宁弈拉了进来。
“你竟然喜欢肖斯塔科维奇?”
宁弈已累得像只餍足的小狮子,任由辛子砚揉弄他一头及颈的乱发。“不算是,我只是很中意他那句‘请在我们脏时爱我们’。说到底,我不喜欢在这种时候听旋律复杂的曲子......”
“明白了,”辛子砚想了一会才答道,而宁弈早已沉沉睡去。辛子砚索性再点上一根烟,低头细细端详着宁弈的睡颜。



成年后的宁弈依旧要靠他来度过发情期,但在信任和放松之外似乎又生出了新的愉悦。辛子砚只当这是年轻人不懂事,纵容他暂时支配自己的身体,自己只需要看他满足放松的模样。可难不成还能这么苟且一辈子?十三年,也不过弹指一挥间。
辛子砚心情复杂地吸一口烟,在淡蓝的烟雾中窥见了他玫瑰色的宿命。

TBC



注:辛子砚的信息素后文会提到

橘普算是个伏笔?

宁弈的信息素味道是柑橘玫瑰 参考香水蓝毒

播的是肖斯塔科维奇F大调第二钢协,老肖这辈子躲政审大概也就比我躲lofter屏蔽苦几百万倍吧……就一个外行人来看,他的交响乐金属感很强,激昂又沉郁。

宁弈形象参考坤哥近照,长发坤令我社保

最后一句话对应玫瑰气味,句式参考托马斯哈代《德伯家的苔丝》,玫瑰色大概跟玫瑰人生也有点关系

不保证有后续